Night

可能是两天后,我落在河流一侧和人们错开。闪烁着信号灯的窗引动微波,向上飞的身体跌入自身的影子,时间同时跌入大地。 三月的天空混着清凉的大气,春季随蒸气一路攀升至地面。一座公寓顶上可以看见月亮升起。再往高处,一点飞鸟在长空回旋。我的身体被另一个维度的风牵动的流向大河分叉出的小溪中,蓦然发现自己被从彼时抛到了此时。